了尘摊手:“什么叫贫僧丢下你?你我本就不是一路人,难不成,与贫僧相处多日,清风道长还对贫僧生出了感情不成?”

    清风道长淡淡睨了他一眼:“我是怕你跑了,日后要杀你,又不知去哪里找你。”

    了尘勾了勾嫣红的唇瓣,迷人的桃花眼微眯,自大树下翩然落下,在他耳边轻声说:“我在盛都等你,一言为定。”

    ……

    四月,黑风骑与暗影部兵力包围了大燕皇宫。

    国君的寝殿中,假国君顾承风光荣完成任务,真正的国君躺在明黄色的龙床之上。

    他的中风好多了,能够下地了。

    听说太女与轩辕大军打了胜仗归来,他很高兴,打算亲自出宫迎接。

    谁料太女与轩辕麒早早地来了他的寝殿。

    虽说前线传来的战报上已经提过轩辕麒活着回来的消息,可真正见到,还是让国君一脸的不可置信。

    轩辕麒没向他行君臣之礼,也没与寒暄半句,只是面色冰冷地站在上官燕的身侧。

    “解决了。”

    轩辕麒对上官燕说。

    国君眉心一蹙,解决了什么?他该不会是——

    “来人!”

    他厉喝。

    没有一个高手过来。

    国君终于明白被轩辕麒解决掉的是什么了。

    他皱眉看向上官燕:“你要做什么?”

    上官燕拍了拍手,一名小太监端着托盘走上前,上面是毛笔、砚台以及一张空白的圣旨。

    国君的心底涌上一层不祥的预感:“上官燕,你要篡位吗!”

    上官燕所有的父女之情都在皇陵的这些年里耗尽了,她看着昔日也曾爱护过自己的父亲,心里一片平静:“父皇说的什么话?我是您名正言顺亲封的太女,您百年之后,皇位就是我的,我怎么可能篡位呢?是父皇您年事已高,又中风未愈,深感理朝力不从心,为了大燕的江山社稷,您决定下旨立我为帝王,自己就在这宫里做个闲散的太上皇。”

    国君气得浑身发抖:“你敢!朕是你父亲!你如此胁迫朕,不怕遭天谴吗!”

    上官燕拽紧了拳头,冷冷地说道:“母后死了,轩辕一族被灭了,我在金銮殿上被当众鞭笞、废去武功,就连我的两个儿子也数次历经生死!我的天谴早就遭过了!”

    这是上官燕第一次在国君面前发如此大的火。

    十几年前,轩辕一族被灭,她那时还年轻,青涩有余。

    如今,国君真的意识到这个女儿长大了。

    她变得如此陌生,一点儿也不像记忆中的模样。

    “枉朕那么疼你……朕真心疼过你!”那么多皇嗣中,他最偏疼她!

    上官燕的情绪却一点点平复下来了,她不再与他争吵,只是十分冷淡地说道:“你最疼的人是你自己……安心做你的太上皇吧!大燕的江山,与你无关了!”

    国君冷冷地说道:“朕不下旨又如何?”

    上官燕冷笑一声:“你驾崩了,我继承帝位,一样顺理成章!”

    国君猛地僵住了。

    “你从一开始……就设计好了这一切是不是?你说你愿意恢复太女身份,以太女之尊代朕出征,就是为了这一日,是不是!”

    “是。”上官燕毫不避讳地承认。

    “燕儿,到父皇这里来。”

    “父皇!”三岁的小太女一蹦一跳地来到他面前。

    “又去爬树了吗?弄得这么脏?”

    “有一只小鸟,它从鸟窝里摔下来了,我想把它放上去。”

    “燕儿真是个心地善良的孩子。”

    “嗯!我就是!”小太女认真点头。

    “父皇你受伤了,你的手指是不是好痛痛?燕儿给你吹吹,呼~呼~呼~”

    那个连一只小鸟都舍不得伤害的小姑娘,连他的手指受一点伤都会紧张许久的小姑娘,不知从何时起,竟然有了一副要弑君杀父的狠毒心肠。

    国君怔怔地看着转身离去的上官燕,不敢相信这是他的女儿。

    上官燕在门槛前停住,微微扭头,望向一旁光可鉴人的地板,语气平静地说:“是你把我弄丢了。”

    ……

    顾娇回盛都后,深藏功与名,将接受百姓拥戴的差事交给了了尘。

    她自己则回了国公府。

    郑管事见到他,激动得泪流满面:“小少爷小少年!你可回来了!”

    顾娇翻身下马,将红缨枪递给他。

    郑管事当场被压倒在了地上。

    ……小少爷,枪有点重喂。

    “我义父呢?”顾娇问。

    郑管事对下人招招手,两个下人走上前,合力将红缨枪抬走,他才麻溜儿地站了起来,对顾娇说道:“国公爷去国师殿了!”

    安国公将姑婆一行人成功送入昭国境内后便与王绪一起打道回府。

    他留在盛都,王绪则去了边关。

    “唔。”顾娇点头,“正好,我也要去国师殿。”

    紫竹林中,安国公坐在轮椅上,正与国师大人对弈。

    于禾在院子里帮忙扫落下的花瓣,见到顾娇他眸子一亮:“六郎!你回来了!”

    “于禾。”顾娇与他打了招呼。

    于禾往她身后望了望:“咦?怎么不见大师兄?他不是也去边关了吗?没和你们一起回来?”

    顾娇已经收到了来自昭国的书信,信上说了碧水胡同与朱雀大街的近况,也说了宣平侯在道上的经历。

    她犹豫了一下,到底没告诉于禾叶青中毒的事情,只说道:“你大师兄在暗夜岛做。”

    对啊,好奇怪呢,暗夜岛最多冰封到二月,这都四月了,叶青怎么还没回来?

    不会是长得太好看,被留在道上做了压寨夫君吧?

    “暗夜门的那个暗夜岛吗?我师兄去了那里!”于禾惊呆了。

    顾娇弯了弯唇角,拍拍他肩膀,上了走廊。

    她打了帘子进屋。

    屋内二人早听见她的声音了,正等着她过来。

    她是八月出征的,如今都四月了,大半年没见,她变化很大。

    个子冒了一点,五官长开了不少,终日征战,日晒雨淋,风沙磨砺,让原本白皙的肌肤变成成了浅浅的小麦色,倒是更英气逼人了。

    在边关,不少多少姑娘对黑风骑小统帅芳心暗许。

    “义父,国师!”

    她开心地与二人打了招呼。

    安国公看着她,有些挪不开视线。

    哪怕她平安回来了,可想到她在边关经历的一切,他便心疼不已。

    “过来,让我瞧瞧。”安国公冲顾娇招了招手。

    “咦?”顾娇微微一愕。

    安国公笑了笑:“我恢复得很好,能说话了,也能抬抬手臂。”

    他说得云淡风轻,可为了给她一个惊喜,他这八个月几乎是拼了命地在复健。

    过程是痛苦且折磨的,可与她的辛苦想必,自己这点苦根本不值一提。

    顾娇来到他身边,蹲下,仰头看了看他:“气色不错。”又给他把了脉,检查了一下肌肉的强度,“哇,很让人吃惊啊。”

    比想象中的有力量多了。

    过不了多久,兴许就能恢复行走了。

    “你很努力,表扬你。”

    她很认真地说,落在安国公眼里,就是小孩子一本正经地说大人话。

    安国公乐得不行,他抬手揉了揉她的发顶,问道:“受伤了吗?”

    “没有!”顾娇果断摇头。

    安国公无奈道:“你呀,和你娘一样,总是报喜不报忧。”

    “嗯?”她娘?

    安国公讪讪一笑:“啊,我是说,你的义母。”

    “哦。”差点以为他知道她曾经做过景音音了呢。

    国师大人清了清嗓子,强调一下自己的存在感。

    顾娇这才仔细朝国师大人看过来:“咦?国师你最近是不是操劳过度了?看上去……”

    苍老了不少。

    安国公与国师大人的误会已化解,他这段日子没事便来国师殿坐坐,他也发现国师最近老得有些快,原本斑白的头发眼下白了大半。

    唉,本就显老,这下更老了。

    顾娇十分夸张地叹气:“怪我怪我,走的时候不该把担子都交给你的。”

    国师大人睨了她一眼:“认错认这么快,不像你作风。”

    顾娇:“我心情好!”

    国师大人:“说重点。”

    顾娇对了对手指,眼珠子滴溜溜一转:“那个,就是听说晋国进贡了一批上等的兵器,送到国师殿了。”

    “果然,爹是亲生的,我就是捡的……”国师大人小声嘀咕完,淡淡说道,“还没到,在路上,等到了我挑一样送给你,作为你的新婚礼物。”

    安国公瞬间黑下脸来:“哪壶不开提哪壶。”

    宣平侯操作太骚,就在上个月,昭国的使臣到了,为昭都小侯爷下聘,迎娶安国公府的少爷。

    “义父答应了吗?”

    顾娇眨巴着眸子看着他。

    满脸都写着:答应答应答应!

    安国公拒绝回答此问题。

    他原本不想答应的,可宣平侯的第二波骚操作来了,他直接让使臣带了一箩筐的画像,画上全是他的宝贝小闺女。

    从出生到三个月,吃手指,抓脚丫子,流哈喇子……可爱得不行。

    使臣笑着说:“侯爷让下官带话给您,若是两位少爷成亲了,也能给您生一个大胖丫头呢。”

    他严重怀疑宣平侯派人来下聘是假,千里炫耀他小闺女是真。

    可恨!

    被那个上了六国美人榜的家伙馋到了!

    于是他决定让娇娇和阿珩尽快成亲,他要抱乖乖小孙女!

章节目录

首辅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偏方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偏方方并收藏首辅娇娘最新章节sitemap1 “www.idzs.cc”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yunyu51.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567txt.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jupindai.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m.567txt.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