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棠单手掐着一名混混脖子,将人从酒肆拖了出来,丢垃圾一般随手往混混堆丢。

    “好!”

    “大英雄!”

    “英雄们做得好!”

    话音落下。

    围观人群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翟乐像是见惯了这个架势,那双含笑桃花眼几乎要溢满骄傲嘚瑟。他冲着鼓掌的人群抱拳,嘴里笑盈盈地道:“乡亲们严重了,谢谢大家,谢谢。行侠仗义本是吾辈应该的……”

    看着好似孔雀一般兴奋开屏的黑衣少年,沈棠盯着他自带裙撑的臀,盯了三秒。

    最后,她顺从心意上了脚。

    翟乐也不是吃素的,好似身后长了一双眼睛,灵活躲开的同时,双手捂着险些遭殃的屁股,惊恐道:“沈兄,你背后偷袭在下作甚?”

    沈棠遗憾地收回脚。

    冷冷道:“正经事清还没做呢。”

    翟乐慢了一拍才想起何谓“正经事”,不由得道:“这种喜爱敲诈勒索的混混,在下见得多了。小恶是有,但要说什么伤天害理的大恶,应该没有。他们也怕手上沾人命……”

    有罪但罪不至死。

    沈棠嗤了一声,问:“你盘问过了?”

    翟乐道:“没有,但是……”

    “问都没问,凭着经验就妄下判断?真真是内庭太监开大会,无稽之谈!噤声!”

    翟乐被她堵死了话头,只得闭麦。

    沈棠一脚踩在混混头子肩头,一手提剑抵着他眉心威胁:“如实交代,不然杀了你!”

    翟乐忍不住:“沈兄,仗义行侠……”

    沈棠微掀着眼皮,冷淡看着翟乐。

    “说人话!”

    “仗义行侠不兴屈打成招这套。”

    沈棠不说话,自行体会看傻子的眼神。

    二人对话,反倒坚定了这群混混对二人行事的定义——说白了就是两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学着坊间话本中的游侠,自诩正义,行侠仗义,打击弱小,寻求刺激和成就感。

    这反而是混混们最不怕的。

    因为这种是纸老虎,干不出多狠的事。

    沈棠叱骂:“放屁!老子就要屈打成招!”

    翟乐:“……”

    看着状态似曾相识的沈兄,不用靠近也能嗅到“他”身上传来的浓郁酒香,翟乐心里不由得打起倾盆暴雨般密集的小鼓——

    莫不是沈兄私下偷偷喝酒了?

    他颤巍巍问:“沈兄啊,你醉了?”

    “没有,老子千杯不醉。”

    翟乐:“……”

    好家伙,九成把握是醉了。

    但他完全想不起来沈兄是何时喝的酒,明明从砸摊子开始他俩都是一起行动的啊。

    一想到那一夜状态格外兴奋、龙精虎猛的沈兄,翟乐一时也有些头疼,担心沈兄冷不丁发酒疯,自己未必拦得住。于是他想了个点子:“沈兄,你不去找被窃的珍宝了?”

    记得上回醉酒,沈兄就误以为共叔武是偷窃珍宝的窃贼,一路精准追杀至城外。

    这次若可行——

    想必共叔武能扛得住吧?

    应该……

    谁知沈棠不按理出牌。

    她道:“那名窃贼已经被吾拿下!”

    翟乐嘴角抽了抽:“珍宝呢?”

    沈棠咬牙,想起了什么讨人厌的事情:“窃贼可恶,不肯交出珍宝,不过无妨。小贼落在吾之手中,珍宝总有一日会物归原主!”

    翟乐:“……”

    沈兄的醉酒的确是与众不同。

    沈棠一脚将试图偷跑的混混踢回去,一脚便将人踢得一时半刻起不了身。长剑重新横隔在为首的壮汉脖子上:“如实交代!”

    他硬气不肯说话。

    沈棠决定给他点颜色看看。

    一脚踩他膝盖上,稍稍使劲儿,壮汉的脸色便铁青数分,无法忍受般惨叫出声。

    沈棠挪开脚,壮汉抱着腿打滚。

    其他混混看了脸都白了。

    沈棠道:“本来就准备把你们腿全部打断,既然不肯说,那我就直接走流程……”

    说罢又准备踩断一条腿。

    “使不得使不得,不能对他动手啊。”

    围观的吃瓜群众中传来一道声音。

    沈棠垂眸:“此人有特殊身份?”

    她一问,一部分围观群众倏地变脸。

    有些欲言又止,有些吓得悄悄溜走。

    人群出来个白发老头。

    他道:“此人叫‘蛇头’的诨名,家中有个阿兄进山当了贼,还是个二把手,惹不得!”

    老头儿也是走街串巷的小贩,靠着编草鞋的手艺勉强度日,担心沈棠这两个年轻人因为一时仗义而惹上大祸,这才站出来。

    沈棠眉尾一挑:“嚯,还真有点儿东西了。老人家,你别怕,这一伙混混,除了我先前说的事情,还有没有其他恶行?”

    老头儿气急:“你这娃,缘何不听劝?”

    沈棠道:“老丈莫怕,我可不是某些打一顿就不管的游侠。这几个混混若伤天害理,我送他们下地见阎王。若那个二把手是他们靠山,我就去把所谓二把手也削了售后服务质量业内领先,保证不给你们带来任何后续烦恼。”

    翟乐:“……”

    他感觉自己被内涵了,在“某些”之列。

    老头儿见沈棠固执,还抛下这样的大话,料定这个年轻后生要倒霉,自己阻拦不了,只能无奈叹了一声,透露些许。希望沈棠二人听了能知难而退,连夜逃出孝城。

    原来,“蛇头”仗着有当土匪的阿兄,也学着在孝城拉了帮混混,靠着欺压满城的商贩赚个盆满钵满。此事上报郡府,郡府一开始派人把“蛇头”抓走,但坐牢没两日又放了出来,听闻是他的靠山使劲儿,上下贿赂。之后再有商贩上报,轻则家破,重则人亡。

    “蛇头”主要业务是收“出摊税”,但也有其他副业,例如逼良为娼,例如略卖人口,例如放印子钱,例如逼债把人打死……

    商贩敢怒不敢言。

    乖乖交了“出摊税”了事。

    沈棠似笑非笑地看着翟乐。

    “没有伤天害理?”

    翟乐:“……有的。”

    “没有沾手人命?”

    翟乐:“……沾了。”

    听意思,那个匪窝有点儿料。

    “经验主义要不得啊,翟笑芳同学。”

    翟乐窘迫地红了整张脸,生硬地转移话题:“沈兄,现在是清算在下的时候吗?这些小人如此可恶,的确该杀,一个不留!”

    沈棠:“对,拖到城外小树林!”

    “那个什么匪窝,听着也不好。”

    沈棠点头:“对,一起抄了它!”

    说罢,动手将这些混混全部串一串,准备去城外善后,翟乐见状,面露惊恐:“不……不,沈兄,不先回去找祈先生他们吗?就我们俩?”

    他觉得不可。

    尽管沈兄也是文心文士。

    奈何“他”不行啊!

章节目录

退下,让朕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油爆香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油爆香菇并收藏退下,让朕来最新章节sitemap1 “www.idzs.cc”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yunyu51.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567txt.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jupindai.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m.567txt.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