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比尔和芙蓉的婚礼上,灯光闪耀。

    “潘西寄过来的,德拉科和你通讯时使用。”西奥多说。

    哈莉看着手心里的金灿灿的硬币,德拉科在六年级时也是使用了这个。金妮帮她化了很浓的妆,为了让别人认不出来是她。

    黑色的眼线让绿眼睛添上一抹妩媚,鲜艳的红唇衬托了白皙的皮肤,黑发柔顺地垂在黑色的长裙上,和平时的她完全不同。大概也是因为脱下了中规中矩的校袍,也成熟了不少,现在的她看起来甚至有一丝性感。

    “谢谢。”她说,她呆在帐篷的角落里,坐在椅子上,穿过五颜六色的人群看着卢娜和她的父亲在灯光下跳着有些奇怪的舞蹈,她的目光一直盯着谢诺菲留斯·洛夫古德脖子上的一条银色的项链,上面垂挂着的奇怪图形让她不得不在意起来。

    芙蓉的洁白婚纱在灯光下和她的银白色长发一起翩翩起舞,摇晃出迷人的弧线。她拥有着动人的容貌,很难不让在场的宾们吸引目光。哈莉有那么几分钟一直远远地望着她和比尔跳舞的模样有些出神,总是忍不住遐想,尽管是美味的婚礼蛋糕也只吃了一小口。

    “所以你是打算这场婚礼结束就出发?”西奥多坐在离她两把椅子的距离上,是更不显眼的角落,问道。

    “没错,一结束就出发,东西都已经收拾好了。”哈莉回答,指尖在光滑的椅子面上有节奏地敲打着,发出只有她听得见的“叩叩”声。

    现在她认为悲观和快乐并不矛盾,悲伤和快乐有时候是同时进行的,一边怀抱希望一边生活又退给她失望和磨难,但快乐总是存在的,她坚信,只要冲着目标往前走。

    “威克多尔!”赫敏的声音传来,哈莉往穿着飘逸的淡紫色长裙的赫敏看去,是克鲁姆,他的手里正拿着婚礼请柬。与此同时刚才还在和赫敏聊天的罗恩的耳朵变得通红。

    婚礼即将正式开始了,哈莉和西奥多起身站到了人群的最后。

    “女士们先生们,”一个有点单调的声音说,哈莉微微吃惊地看到主持邓布利多葬礼的那个头发浓密的小个子巫师,此刻站在了比尔和芙蓉面前,“今天我们聚集在这里,庆祝两个忠贞的灵魂彼此结合……”

    哈莉看见罗恩和赫敏站在前排露出笑容,她的思绪飘离了帐篷,回到她和德拉科在霍格沃茨单独相处的那些日子,那似乎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她总是觉得那些时光太过美好,现在想起来甚至觉得那些都不是真的,就好像她从一个普通人――一个额头上没有闪电伤疤的人的生命里偷来的时光。

    还是很想他啊,现在好想见一见他。

    哈莉的思绪在一些感动的哭泣声中回来了,赫敏转脸满脸微笑地看着哈莉,眼里也都是泪水。

    哈莉知道赫敏为什么哭。哈莉清晰地知道,如果是在她和德拉科的婚礼上,她肯定也会感动开心到落泪的。只不过这个想法离她非常遥远,飘渺的,遥不可及的。

    接下来的舞会罗恩和赫敏都很尽兴,西奥多又独自回到了那个灰暗的角落里坐着,在哈莉也要回去时克鲁姆突然叫住了哈莉。

    “你是波特吧?”

    “啊,是。”哈莉预料到了他的反应,现在她的样子确需要别人好好确认一下。

    “哦,和你以前不太一样。”克鲁姆怒气冲冲地看着谢诺菲留斯在舞池另一边和几个男巫聊天。

    西奥多这时把目光投向了哈莉,他一直很小心地注意着和哈莉接触的人,生怕有食死徒混进来。

    “你熟悉这个姓洛夫古德的人吗?”

    “不熟悉,我今天第一次见到他,怎么啦?”

    “因为,”克鲁姆说,“他要不是芙蓉请来的人,我就要跟他当场决斗,他居然在胸口戴着那个邪恶的标志。”

    哈莉立刻警惕了起来,眼睛又看向那个奇怪的三角形眼睛符号,但她还是假装问道,“怎么啦?有什么不对吗?”

    “格林德沃。那是格林德沃的标志。”

    “格林德沃……就是邓布利多打败的那个黑巫师?”

    哈莉注意到自己在提及邓布利多的名字时心里依旧会颤抖一下。

    “没错。”克鲁姆面颊上肌肉蠕动,好像在咀嚼什么东西,然后他开始解释了他为什么会痛恨格林德沃的原因――他杀死了他的祖父。

    哈莉靠在柱子上,假装看别人跳舞,实际上在思考刚才和克鲁姆聊的事情。和多吉的谈话也不是很愉快,穆里尔姨婆和多吉吵得不可开交。直到他们提及邓布利多一家住在戈德里克山谷时,哈莉又一次感觉心里被一下子抽空了。

    就在这时,一个银色的大家伙穿透舞池上方的天棚掉了下来。这只猞猁姿态优雅,闪闪发光,轻盈地落在大惊失色的跳舞者中间。人们纷纷扭过头,离它最近的一些人滑稽地僵住了,守护神把嘴长得大大的,用金斯莱·沙克尔那响亮,浑厚和缓慢的声音说话了。

    “魔法部垮台了。斯克林杰死了。他们来了。”

    赫敏和罗恩冲进惊慌失措的人群,西奥多一把拉住哈莉的手臂也跟着跑起来,许多人都在幻影移形,陋居周围的保护魔咒已经被破坏。

    “哈莉,现在很危险,请先不要松手。”

    西奥多一直抓住她的手,确保她不被冲散,罗恩抓住赫敏的另一只胳膊,赫敏跑上一步拉住哈莉的手,接着他们四人唯一感受到的就是黑暗,眼前一片模糊,他们被挤压着穿越时空,离开了陋居,离开了那些从天而降的食死徒,还有,离开了伏地魔本人。

    “我们在哪儿?”罗恩的声音问。

    哈莉睁开眼睛,周围还是挤满了人。

    “托腾汉宫路,”赫敏喘着气说,“走,快走,需要找个地方让你们换件衣服。”

    他们在黑黝黝的宽阔街道上连走带跑,街上满是深夜纵酒狂欢的人,两边是打烊的店铺,头顶上群星闪烁。一辆双层巴士公共汽车隆隆驶过,一群饮酒作乐的人走过时直盯着他们看,一个酒气冲天的长发男人突然抓住了哈莉的胳膊,用不怀好意的眼神看着她,哈莉顿时感觉到一阵反胃。

    “怎么样,宝贝儿?”他醉得很厉害,东倒西歪,举起手上的酒杯,“想喝点儿吗?打起精神,过来喝一杯吧!”

    “离她远点。”

    西奥多皱起眉瞪着醉汉,挡在哈莉前面,狠狠地把那个人一把推到了砖墙上,然后把哈莉拉到自己的另一边。

    “谢谢。”哈莉来不及多说什么话,就简短地道了谢。他们走进一条小街,又来到一条阴影的僻静窄巷。

    西奥多不确定刚才在婚礼现场的食死徒中是否是看到了自己的父亲,他们都戴着宽阔的黑帽。但无论当时有没有诺特在他们之中,现在的自己已经把黝黑的影子抛弃在身后。

    “无痕伸展咒。”赫敏把她的珍珠小包拿出来,西奥多站在暗黄色的路灯下,掏出了他的小布袋,和赫敏一样,他从里面拿出了他的衣服。

    “哈莉,你最好穿上隐形衣,”赫敏把银色的隐形衣递给哈莉,“罗恩,西奥多,你们快换衣服……不对,西奥多,我想你应该也需要隐形衣。”

    “现在顾不上那么多了,”赫敏小声说,“他们追的是你,哈莉,如果我们回去,只会让大家的处境更加危险――西奥多,我想你最好和哈莉一起把隐形衣披上,因为你的家族――你知道,刚才发生的……快点!”

    哈莉也不想那么多,把隐形衣披在她和西奥多的肩头,从后面拉上来盖住脑袋,他们一人揪住一边,两人就都消失不见了。

    “虽然有隐形衣,还是得万分小心。”西奥多在隐形衣下轻声对哈莉说,哈莉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

    他们重新走过那条小街,回到大马路上,对面一群男人唱着歌在人行道上走着。突然一个男人挑逗得冲赫敏吹口哨,她吓得缩成一团,“总不能在破釜酒吧定几个房间吧?……我想我们可以到我父母家去试试,不过他们恐怕也会去那里搜查……哦,我真希望这帮人能闭嘴!”

    罗恩张嘴冲对面嚷嚷,赫敏赶紧拉着他进了一间昼夜营业的破破烂烂的小咖啡馆,哈莉和西奥多紧紧抓着隐形衣也跟着走了进去。

    他们坐在有些油腻的座位上,哈莉看见西奥多很不舒服地皱了皱眉。赫敏像服务员要了两杯卡布奇诺,哈莉和西奥多是隐形的,如果给他们要两杯会显得很反常。这时,两个膀大腰圆的工人走进咖啡馆,挤进了旁边的火车座里,引起了西奥多的注意和怀疑,他的目光透过隐形衣紧紧盯着那两个人的背影。

    突然,两个工人不约而同地行动起来,四人不假思索地迅速做出了反应:都拔出了魔杖。罗恩隔着桌子扑过去,把赫敏推到在她的座位上。食死徒咒语的力量震碎了砖墙。

    “stupfy!”还在隐身的西奥多朝着食死徒大喊一声,隐形衣从他们身上滑了下来,西奥多连忙帮哈莉披了回去。

    西奥多认出了那两名食死徒是谁,虽然只是模糊的印象,但他们不认识他,万幸。

    他们在咖啡店里打斗起来,女店员尖叫着跑了出去。赫敏一个石化咒把两名食死徒制服了。

    “我们只需要抹去他们的记忆。”西奥多说,“这样更好,这样他们就没有线索了,如果把他们杀死,会暴露我们来过这里。”

    赫敏深吸一口气,实话实说,她真的不喜欢这个咒语,让记忆从人的大脑中消失,其实是件很悲哀的痛苦的事情。但对于这两名食死徒而言,这是最好的办法。

    “obiliviate.”

    食死徒的眼睛瞬间变得茫然,呆滞了。

    他们清理了战场,在慎重考虑下来到了格里莫广场。

    他们不去理会克利切的阴阳怪气,径直来到了二楼。赫敏一挥魔杖,点亮了老式的气灯,屋里有穿堂风,哈莉突然觉得好冷,她微微发抖地在沙发上坐下,双臂紧紧地抱住身子。西奥多从布袋里拿出一条灰色的柔软的毛毯,披在她的身上。

    “谢谢。”哈莉吸了吸鼻子说。她对于西奥多的关心还是很不自在,突然她痛苦地叫了一声,什么东西闪过她的脑海,像一掠强光照耀过水面,他们担心地看着她。

    突然亚瑟·韦斯莱的守护神嗖地来到了几人中间,带来了家人平安的消息,罗恩和赫敏放松地笑了笑,罗恩搂了搂赫敏的胳膊。

    “你感觉怎么样?”西奥多在沙发前蹲下身子,黑暗中他的蓝色眼瞳很明亮,像乌云密布下短暂平静的海水。

    “不是很好。”哈莉努力扯出一个微笑,把身上的毯子裹得更紧了些,她还是感觉很冷很冷,手是冰冷的,脑袋的疼痛使她一阵阵恶心。

    “我给你找找,应该有缓解的魔药。”西奥多显得很着急,跪在陈旧的深红色地毯上,在伸缩袋里寻找着他想要的东西。

    “不用,西奥多,一会儿就好了。”

    哈莉有气无力地说着,摸了摸口袋里的硬币,它也是冰冷的,德拉科没有给她发送消息。西奥多没有理会她的话,还是在埋头寻找。

    突然她的疼痛达到了顶峰,她终于忍受不住了,只好缴械投降。

    “我去趟卫生间。”她嘟囔一声,扶着沙发站起身,拼命不让疼痛表现在脸上。

    “等等,把这个喝了,会缓解一点。”西奥多往哈莉的手心里塞了一瓶药水,哈莉点了点头快速走出了房间。

    她刚用颤抖的手把门插上,就一把掐住突突剧痛的脑袋,摔倒在地。她艰难地打开瓶子的塞子,把药水全部一股脑儿地倒进嘴里,苦涩的味道弥漫了口腔,还是很不舒服。

    她压倒在一切的痛楚中,她感到那种不属于她的愤怒占据了她的灵魂。她看见了一个火光照亮的长长的房间。

    “罗尔,是再来一些,还是拿你去喂纳吉尼?……德拉科,再让罗尔感受一下我的不满……快!不然就让你尝尝我的愤怒!”

    哈莉如同从深水里钻出来,她喘着粗气,瞪大了眼睛。

    德拉科。她看到了面色苍白,充满恐惧的德拉科站在那儿,被迫使用不可饶恕咒去折磨罗尔,他那张惨白,憔悴的脸深深印在了她的心里。

    不要这样。放过他。

    卫生间的门被重重地敲了几下,哈莉放下复杂的情绪站起身,刚才的药水让她舒服了很多。她假装若无其事地打开了门,笑着接过了赫敏给她准备的牙刷。

    在凌晨三点左右时下起了很大的雨,哈莉断断续续地睡着,又醒来。她把毛毯从身上拉下,轻轻地绕过打地铺睡觉的西奥多和罗恩,不发出一点声音。她小心地拉开窗帘,露出一条缝隙向外看去,这是一场很久没有见过的雨,大到让哈莉叹为观止。

    窗户外刮进来的风和雨点让她顿时清醒了很多,只是很寒冷。她渴望这些雨点能把她整个人都浇透,灵魂甚至都是湿漉漉的。

    哗啦啦,哗啦啦。初秋的大雨没能带走夏天的失望和悲剧,接下来可能只会更糟。

    哈莉转头看了一眼睡在沙发上的赫敏和睡在地板上的罗恩,他们紧紧牵着的手,莫名地感到很孤独。

    人总是会莫名其妙地感到悲伤,尤其对于哈莉而言,此时此刻的孤独感受更是像被这场大雨淋湿,让她感冒,生病。让她尤其想面对面地看一眼德拉科。

    德拉科,现在的你在干嘛呢?是不是也没有睡着?是不是也想见我一面?

    哈莉在心里不断祈祷着他一切都能更好一些,三个小时前看到的伏地魔强迫他做的事,让哈莉更加痛恨伏地魔,她不愿意在回想起当时德拉科的样子,这很难,很难过。

    哗啦啦。哈莉看外面的世界被浸泡在冰冷之中。她又把硬币拿了出来,它还是冰冷的。哈莉忍不住还是在硬币上留下了她想传达给德拉科的消息,希望文字可以通过硬币的温度可以传达给他。

    “我好想你,照顾好自己。”

    才刚过几秒,哈莉隔着衣服就感受到了发烫的硬币,她急忙拿出来一看,如愿以偿地笑了。

    我们就是这么有默契。她接着外面的灯光看到了硬币上面的字,

    下雨了,多穿点衣服,别感冒了。

    虽然只是这样的传达,但也知足了。是这些日子以来难得的发自内心感受到的温暖。雨点之下,有很多思念和牵挂在蔓延。

    如果你这时候也在看雨,我们也算是见了一面。

章节目录

哈莉波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Jiesimin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Jiesimin并收藏哈莉波特最新章节sitemap1 “www.idzs.cc”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yunyu51.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567txt.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jupindai.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m.567txt.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