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人从地牢中出来,晏说看着顾琰羲忍不住问:“你还好吧?”

    顾琰羲眸中疏冷,神色淡漠,低头一笑,回想陆铭远的狰狞忿恨,果然,他的举动刺激了他。践踏了他不可一世的骄傲,让他像发疯了一样的咒骂。

    陆铭远是谋划冤案的同谋之一,推波助澜,在重显太子面前谗言污蔑,他被逼跳崖,母亲遭囚禁皆是他所为。曾经因仕途抛弃了母亲,又因执念太深不肯放手,后父母相恋、伉俪情深,陆铭远出于嫉妒怀恨在心,一心想给父亲使绊子。正好重显太子被他撞见了乱伦丑事,陆铭远借太子与王钰嵩等人之手杀了父亲,也让顾家惨遭灭门。

    对于陆铭远这样的人,无声的羞辱才是最令他惧怕在意的。冷眼观看他的败落,这大约是最沉重精准的一击。

    顾琰羲傍晚回府邸的时候,在府门口遇到一个人——陆家二公子陆珣郢。他只身一人前来,牵马站在府门口对面的树下远远看着他。

    顾琰羲将手中缰绳递给丛申,走过去。须臾,开口问:“我听说了,你什么时候启程?”

    陆珣郢低头抿了抿唇,说:“明日。”说完握了握拳,突然上前一步撩起袍子跪地,揖手说:“顾大人,千言万语无法偿还陆家对顾家犯下的罪行,可还是想亲自跟大人道一声抱歉。”说完磕头谢罪。

    顾琰羲垂眸看着他,挑了下眉伸出左手将人扶起。

    他不能说不怨,那毕竟是他的至亲,是他最敬重的人。十年煎熬,几百口人命,只一声抱歉太过风轻云淡了。可是,错不在他们。

    陆珣郢苦涩一笑:“终于,理解公主的心情,这份无奈与愧疚。下官,打算再也不回长安了。祝愿大人一生安康,家族兴旺。”

    今日上午,陆珣郢进宫面圣请求调往严寒荒地,出宫前求见小妹陆太妃,道离别,宣元帝允了。正巧长乐公主也在宫中,毕竟是她封地的官员,离开总要禀报一声。

    公主又瘦了,气色比他离开洪州的时候还不好,听说受了刀伤,又中了箭,陆珣郢低下头满面愧色说:“公主,这些年受苦了。”

    桦绱缓缓垂眸,弯翘纤长的睫毛遮挡了眼中情绪。

    陆珣郢揖手说:“望公主注意身体,下官告退。”

    桦绱看向他,说:“大人一路顺风。”

    稍稍起了风,吹动广袖翻飞,墨发飞扬,好像欲乘风飞向天际的仙子。

    陆珣郢眼中一亮,心底涌出太多情绪,是一直埋藏在心底的情感。却逼着自己转身离开,可走了两步,仰头呼了口气又折返回来,站在桦绱面前说:“公主,臣——”

    桦绱挑了挑眉,端详他的神色,这是第一次认真的看他的面容。陆家人长得都不错,就连纨绔风流的大公子陆延讯也是白净书生模样,陆珣郢长得比他大哥英武,到底是武将,精神饱满。他眼中太多情绪,她看不太懂,疑惑的问:“怎么了?”

    陆珣郢眼中泛红,垂在身侧的拳头悄然握起,心底酸涩。公主,我曾爱慕过您,不,是一直。一闭眼,再次睁眼后将心意埋藏心底。望着桦绱满面疲惫与虚弱,作揖道:“不,没什么事,愿公主安康。”

    桦绱轻轻一低头,算回礼,目送他离开。

    陆珣郢本想在离开前见父亲一面,可最终还是作罢,只买通了狱卒,给父亲送了一床被褥以及换洗的棉衣厚衫。

    他去的地方路途遥远又环境恶劣,自然不能带着嫡母一同启程。便将嫡母接到长安附近的村庄中,安顿在一农家小院里,身边跟着个妈妈照料起居。他大哥死了,父亲定了罪也判了刑,嫡母承受不住病倒了,他离开的时候,嫡母握着他的手默默流泪。虽不是亲生母亲,却不曾苛刻过他,对小妹更是疼爱有加。念着这份恩情,他仔细交代妈妈上心照顾,才驾马离开。这一别,再见不知何年,或许是永别。

    次日清晨传来陆铭远自杀身亡的消息,听说是摔碎了饭碗,用碎片割破脖颈动脉,血流如注,堵都堵不住,不过一刻钟就死了。

    晏说清早去看了眼,狱卒将尸首抬到了院子里,然后忙进忙出的冲刷牢房。血流的太多,连墙上都被喷洒得到处都是,看着怪吓人的,四周满是血腥气。

    听说王家还有位少爷被吓疯了,满牢房疯跑。

    顾府

    案子平反,自然要归还老宅还有曾经充公的顾家财产,天家又赏赐诸多。管家带着下人忙活整理库房,清点财物。

    顾夫人身体一直不太好,顾琰羲今日特地请了半日的假,请太医替母亲问诊。

    太医开了方子递给笙歌又交代了几句,才起身离开,顾琰羲亲自送太医出门。到门口时,太医看着身姿挺拔、气势凌然的顾琰羲,说:“要恭喜顾大人,总算是拨云见日。”

    顾琰羲:“多谢太医。”

    太医比顾太傅小不了几岁,都是旧识,心中感慨:“太傅泉下有知,也自当欣慰。顾大人才思隽秀,出类拔萃,又得天家重用,定会官运亨通,重现顾家昔日辉煌便指日可待。”

    顾琰羲:“太医谬赞,晚生当不起。”

    太医笑言:“大人,谦虚了。”又说:“顾夫人的身体,大人不必忧心,好生养着,如今又没了烦心事,会好的。”

    顾琰羲:“有劳太医费心,对了,晚生还要请问太医一件事。”

    太医:“哦,何事?”

    顾琰羲:“听说长乐公主在殡宫晕倒了,是太医看的诊。不知公主身体有无大碍?”

    太医捋着胡须,说:“没事,就是情绪过于激动。不过,公主身体虚弱,要调养段时候。泾王出殡的日子已经定下了,公主与泾王交好,也不知能不能撑住了。”

    太医十六岁就进了太医署,一直在那任职。以前他去东宫给崇王看诊,时常碰到长乐公主与泾王,真是嫡亲兄妹找不出这样要好的,什么时候见,都实形影不离。再看看他家那几个整日就知道打架的小崽子们,比不得。

章节目录

莲花十七巷之长情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墨斐华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斐华倾并收藏莲花十七巷之长情调最新章节sitemap1 “www.idzs.cc”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yunyu51.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567txt.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jupindai.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m.567txt.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