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从包里掏出一张黑卡递过去:“随便刷。”

    说完就往里走。

    “对不起小姐,请留步,那边被那位先生包下了,您坐这边也是一样的。”

    “不一样。”

    姬英杰声音骤然提高好几度,她最后一点耐心终于被消耗殆尽。

    居然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她耐心?

    姬英杰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

    “我就要坐那边,你不同意,我就去工商所举报你们欺诈顾,狗人看人低,都什么年代了还弄最低消费那一套?”

    “最低消费也就算了,还要人均一千?你们这是黑店呐?什么咖啡人均消费要一千元?我现在怀疑你们借开咖啡馆的名义,实际上弄见不得人的勾当……”

    姬英杰越说越难听。

    她来的时候做了准备,自备变声软件,是姬家自主研发的那种。

    软件做得特别好,声音虽然变的不是她本来的声音,但非常逼真,和年轻女孩的声音一模一样。

    尖酸刻薄的话通过变声软件说出来,声音虽然清脆悦耳了,但同样很扎心。

    门口人和服务生争吵,

    时然回头瞄一眼,又转过身。

    谁和谁吵架,她不关心。

    她现在纠结要不要站起身就走,还是继续和齐衡谈下去,进退两难。

    齐衡看出来了。

    他伸手招呼服务生过来,对他道:“让门口别吵了,她愿意坐哪就坐哪,但让她别出声。”

    不能因为这么一个微不足道的女人,就坏了他的大事。

    “是,先生。”

    服务生到门口和同事耳语两句,然后笑容可掬地对姬英杰道:“对不起小姐,刚才都是我们的错,请您选择您喜欢的位置。”

    “哼!这还差不多。”

    姬英杰夸张地扭动腰肢,款款走到时然斜对面的位置坐下,还对齐衡抛个媚眼。

    差点把齐衡恶心吐了。

    浓烈的劣质香水味,不停的往两人鼻子里面钻。

    时然背对着姬英杰,眉头微皱。

    齐衡问:“我让人把她弄走。”

    时然:“不用,让她坐着吧。”

    旁边这样的女人,就算听到他们说话也无所谓,俩人没有把她往别有用心的人身上想。

    齐衡今天能成功把时然约出来的话题,无关感情,事关生意!

    他主动提出要无条件返还盛家在l国的财产,但要请时然给他一些时间,分期还款!

    两人见面后,还没开始聊,就有人闹事。

    现在终于安静下来,齐衡主动提起这件事。

    他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递给时然:“然然你看下,有不满或者不理解的地方可以问我。”

    时然没看,而是将合同推回去:“这种事情你直接找董事长,我不管对l国业务这一块。”完全是公事公办的语气。

    齐衡:“然然,我们有必要这样生疏吗……”

    时然:“有必要。”

    齐衡:……

    他重重叹口气,不死心地进一步劝说:“然然我知道那件事是我的错,我后悔的肠子都青了,我现在已经知道错了,你就不能给我一次机会吗?”

    时然抬起头,看着他:“你要的机会我给过,是你不要的,一次又一次。”当初齐衡的冷血无情,还有偏执冷酷的态度,她现在想起来还记忆犹新。

    当初不分青红皂白给她父母下通缉令的时候。

    当初使用雷霆手段没收盛家财产的时候。

    他公事公办的语气和态度,用得比谁都好,现在又要谈交情?

    呵呵,想太多了。

    当她看不出来?

    齐衡现在想要归还盛家财产,根本不完全是他自己说的那样,是因为知错要改。

    而是l国现在的经济,完全处于崩溃状态,能够力挽狂澜的人除了盛家就没有别人了。

    归还财产算是诱饵。

    一步步再把盛家勾引回l国,帮助他振兴国内经济!

    时然看透一切,但还是过来了。

    有些人,有些事,不是说忘就能忘。

    还有一个原因:在医院的时候她说过,欠齐衡一个人情,要还!

    救命之恩,当然要用有重量,有价值的事情交换。

    她心里有成算,但这件事不能轻易答应。

    齐衡:“然然,我知道现在说什么你都不信,我尊重你的想法,这次来之前我也想过,只谈生意不谈别的,只是看见你,我就控制不住自己。”

    “对不起,我以后不会了。”

    他也拿出公事公办的态度,正襟危坐,两个曾经的恋人,现在开始像是真正的商业伙伴那样谈判。

    齐衡:“时小姐,我当然可以直接找你父亲谈,但我要求以后合作的对象是你,而不是别人,所以我必须要先跟你说一声,你还是看看合同吧,不急着答复我。”

    合同递到面前,这次她接过认真翻看。

    十几页,只是大的款项就有几十项,诚意满满。

    时然很快看完,她犹豫了。

    没办法不犹豫,条件太诱人,确实像是他自己说的那样,就是为了还款!

    这样的一份合同摆在面前,时然没理由拒绝,但她一个人也不能做主,于是放进包里准备带回去交给父亲定夺。

    隔壁桌。

    姬英杰点了一杯蓝山咖啡,不停地用银勺子在咖啡杯里搅动,两人的对话她都一字不露地听去了,几次都差点跳起脚骂人!

    时然年纪小,会被表面现象蒙蔽,但齐衡的心思,逃不过姬英杰的眼睛。

    这崽子不单纯。

    人和钱,他都想要。

    如果她现在跳起来揭穿他,也许就没事了,但姬英杰却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忍下去,等回去再说。

    她偷偷录音,把两人的对话录下来大半。

    时然站起身准备离开,齐衡要送她,被拒绝。

    “不用你送,这是我的国家,我能找到回家的路。”

    齐衡表情很受伤:“再哪里你都能找到回家的路,你是怕和我在一起,被别人拍到借题发挥吧?”

    时然:“随便你怎么想,反正不用你送。”

    她不愿意,他就真的听话没有起身。

    时然走了,姬英杰也想走,她想站起身的时候,却发现根本站不起来!

    不只是腿,浑身都没有一丝力气,连发出声音都成了难事。

    不好,咖啡里被人下药了。

章节目录

萌宠宝贝未婚妻时莜萱盛翰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竹子不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竹子不哭并收藏萌宠宝贝未婚妻时莜萱盛翰鈺最新章节sitemap1 “www.idzs.cc”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yunyu51.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567txt.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jupindai.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m.567txt.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