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寅时,天还没亮。

    昭国京城笼罩在一片莹润的雪光中。

    萧珩为他父亲准备后事奔走了整整一夜,先是入宫告知姑婆、舅舅与姑姑,被姑姑拽着抱头痛哭(主要是姑姑哭)了许久,随后他又去了一趟碧水胡同,将父亲的死讯也通知了姑爷爷与姚氏。

    随后便是开设灵堂等事宜。

    灵堂的地点设在哪里、灵堂所需的物品怎样尽快采集,虽说没能打捞回父亲的遗体,可棺材还是要的。

    因此他最后还去了一趟棺材铺,仔细挑选了一副上等的棺木。

    巨大的悲伤席卷着他,他身心俱惫,拖着几乎麻木的步伐,如同失去了灵魂的木偶一点一点回到了家中。

    玉瑾姑姑也出去了吧?也忙活了一整晚吧?毕竟昭国第一武侯的丧事不是小事。

    而另一边,昭国第一武侯抱着小家伙,一直等到信阳公主被下人扶回了自己的屋,母女二人齐齐安睡之后,他才终于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所有能量都耗尽了。

    他当真是一步都走不动了。

    父子俩就那么猝不及防地打了照面,一个站在廊下,一个站在院子里,面对面,遥遥地望着。

    天是黑的,廊下的一个白灯笼还没来得及撤下。

    宣平侯站在属于自己的白灯笼下,一身血迹,面色惨白。

    萧珩愣愣地看着自己父亲,一脸的难以置信:“……还没到头七,您就回魂了吗?”

    宣平侯:“……!!”

    老子没死!

    宣平侯两眼一黑栽下来,扑通栽进了雪地里。

    他终于倒下了,就不知是累晕的,还是让儿子气晕的。

    ……

    萧珩最后当然还是知道那不是他爹的鬼魂了,毕竟鬼魂没这么虚弱,也毕竟以他亲爹的尿性,就算做鬼也是个酷帅狂霸拽的第一美鬼。

    才不会一身狼狈。

    关于他爹为何出现在这里,他暂时没什么头绪。

    他娘睡着了,他哥一直未醒不知情,张嬷嬷等人就更不清楚来龙去脉了,只道侯爷是在入夜时分赶回来的。

    回来没多久,公主便临盆了。

    张嬷嬷还加上了自己的恭维与想法:“小姐一直不肯出来,原来是在等她爹爹呢。”

    萧珩:“……”

    萧珩将他爹背去了自己屋子,给他换了一身自己的衣裳,然后,又依次去看望了哥哥、娘亲……以及他新出生的小妹妹。

    老实说,萧珩受到的冲击也挺大。

    短短一天一夜,他经历了丧兄之痛、失而复得之喜、丧父之痛、再次失而复得之喜,心情起伏之大,差点儿把人整崩溃了。

    而更重要的是,他娘还临盆了。

    就在他去给父亲办丧事的时候。

    等于说是他一回来,爹有了,妹妹也有了。

    “跨度这么大的吗?”

    他看着襁褓里睡得香甜的小女婴,双手扶住头,突然有些怀疑人生。

    ……

    边关的腊月,五国讨伐晋国之战愈演愈烈……就连梁国也被迫加入,因为他们若是不帮着攻打晋国,燕、昭、赵、陈四国便会连着它一起攻打。

    失去褚飞蓬的梁国断掉了最强有力的一只臂膀,只得接受与四国的合作。

    晋国作为六国之中当仁不让的霸主,拥有无可撼动的国力与兵力,它嚣张、跋扈、不可一世,除了拉拢梁国做了自己的爪牙外,对于其余几国可没少使绊子。

    它至今不肯承认突厥的地位,仍以蛮夷小族相称。

    殊不知,突厥压根儿不稀罕狗屁地位,他们攻打晋国纯粹是看晋国不顺眼,加上冬季物资不够,趁火打劫一把罢了。

    晋国失去了公孙羽,竟然还能负隅顽抗这么久,不得不说它的实力确实雄厚。

    然而再雄厚也抵不住六国兵力。

    其中讽刺的是,在他们攻入晋国的腹地时,先锋兵力竟然是梁国大军。

    看着昔日盟友朝自己露出獠牙,晋国的将士们气得脸都绿了。

    晋国、燕国与梁国成掎角之势,任何两国结盟都可能会对另一国造成致命打击,在选择究竟让谁成为自己的盟友时,晋国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

    之所以选择梁国,是因为晋国打心眼里看不顺眼燕国,至于这不顺眼的原因,归根到底是忌惮。

    他费尽心思打压燕国,可到头来,噩梦还是发生了。

    晋国试图游说梁国,说以两国兵力,未必不能对抗他们。

    梁国早被黑风骑打怕了,哪里还敢在背后玩儿阴的?

    边关进入腊月,这是他们在边关过的第一个年。

    军营里杀猪宰羊,包了饺子,上官燕、顾娇和将士们一起在战火中度过了除夕。

    “三日后就要出发了。”

    帐篷外,上官燕喝了点酒,带着微微的醉意,脸颊潮红地站在冷风中。

    她的脑子很清醒,说这话时,她的目光落在围着篝火热闹过年的将士们身上。

    顾娇来到她身边,顺着她目光望了望,说道:“真的要亲自去吗?”

    上官燕目光冰冷地说道:“轩辕家的血海深仇,我要亲手去报!我一定要亲自攻入上京,将晋国的国君从他的皇位上拉下来!”

    公孙羽杀了轩辕家的诸多将士,有他自己的私心与战争欲,但也有晋国皇室的野心。

    他们一个也不无辜。

    她一个也不会放过!

    三日后,常威收到命令赶回来坚守蒲城,顾娇与他交换了岗位。

    随后顾娇率休整过后的三万黑风骑,骑上重伤初愈的黑风王与上官燕一道奔赴前线,杀入晋国。

    值得一提的是,除夕夜,晋国皇宫发生了一场宫变,国君的禁军与辽王的军队厮杀了起来,这无疑令晋国的形势雪上加霜。

    辽王落败后,本着得不到就毁掉的心思,一路大开各路关卡,方便各国的兵力长驱直入。

    二月底,黑风骑与顾家铁骑攻入晋国上京。

    黑风王踏破了皇城的宫门,自一众禁军中杀出一条血路。

    上官燕拿着长剑,手起刀落,满身飞溅着敌人的血。

    她一路杀上金銮殿。

    他们动作太快了,殿上早朝的大臣们根本来不及撤离。

    大门被紧紧关闭,屋外的厮杀声、兵器交戈声、惨叫声不绝于耳,仔细一听,多半来自皇宫的晋军。

    殿内,满朝文武开始觳觫发抖,就连龙椅上的晋国国君脸色都变了。

    嘭的一声巨响,金銮殿的大门被人踹开了,巨大的门板承受不住压力,重重地砸到在地上,整座金銮殿都抖了三抖。

    大臣们惊慌失措地乱作一团。

    上官燕拿着血淋淋的长剑,剑端的鲜血滴了一路。

    她目光冰冷,带着复仇的决绝,望了满朝文武一眼:“降者,不杀。”

    一名大内高手自国君身侧一飞而起,猛地朝上官燕袭来!

    说时迟那时快,上官燕的身后传来咻的一声破空之响,一柄寒光闪闪的红缨枪疾驰而来,一枪射中大内高手的心口,将他整个人射飞在了国君脚下的台阶之上!

    顾娇一步一步地走过来。

    她的眼底并没有太多冰冷与戾气,相反,她很平静。

    仿佛方才出手的人不是她。

    可战火中,情绪激昂不可怕,平静才真真令人心惊。

    又一人冲了上来,这一次是背后偷袭上官燕。

    顾娇转过身来,一脚将那人踹下了高高的台阶!

    “动太女者,死!”

    殿外,越来越多的高手冲了上来,然而他们根本还没靠近,便被四道从天而降的身影挡住了去路。

    左面是顾长卿与老侯爷,右面是了尘与清风道长。

    唐岳山与从赤水关收兵的王绪也赶到了。

    二人率领数百弓箭手,将金銮殿围得水泄不通。

    ……

    二月末,晋国国君驾崩,由刘妃的七皇子继位。

    新君向大燕递交了降书,并拱手送上了两座矿脉、五座城池、十万两黄金、二十位美人聊表诚意。

    美人都是男人,主要是用来讨好上官燕,以充盈她的后宫的。

    其余几国当然也不能空手而归,他们得到的好处不如燕国多,毕竟伐晋的主力是燕军。

    另外昭国那边也出了不少力,得到的东西亦是不少。

    晋国经此一役,几乎被掏空,几十年回不了血。

    阳春三月,大军班师回朝。

    燕国打了个漂亮的胜仗,沿途的百姓夹道欢迎,大呼太女千岁。

    “黑风骑与轩辕军先随我入京。”回到燕国境内后,上官燕在营帐下令。

    轩辕军便是了尘手中的暗影部兵力。

    王绪与王满虽不知为何太女要先行一步,可太女下了令,他们不敢不从。

    何况,黑风骑与轩辕军多是骑兵,先回朝向国君复命似乎也说得过去。

    上官燕可不是去复命的。

    “舅舅。”营帐外,上官燕定定地看着手持三尺青锋剑的轩辕麒,“我准备好了。”

    轩辕麒欣慰地看着自家小侄女,以舅舅的身份摸了摸她的头,随后以臣子之身单膝跪下,三尺青锋剑重重地插在地上!

    “微臣,誓死追随太女!”

    ……

    营地外的一棵大树上,了尘拿着酒囊,仰头慵懒地喝了一口:“你就别去了,跟着王大将军一起回盛都。”

    大树下,清风道长严肃地看着他:“你想丢下我?”

    ()

    :

章节目录

首辅娇娘顾娇萧六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全文免费阅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全文免费阅读并收藏首辅娇娘顾娇萧六郎最新章节sitemap1 “www.idzs.cc”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yunyu51.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567txt.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jupindai.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m.567txt.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