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山风携着一丝凉意从半敞开的窗户中吹拂进幽暗的大卧室,飘逸的纱帘外是逐渐变亮的晨光,极目远望,繁华的现代城市的远处依旧被大山紧抱,但隔得太远,只能看见轮廓朦胧峰峦。喧嚣了一夜的城市在清晨时分最是寂静,宽阔的柏油马路上几乎没什么人车。

    酒店的顶楼豪宅里,被隔离开的幽静卧房一片宁静气息。

    “起床了尤拉叔叔”,柔软大床里,突然传来一声娇柔呢喃,一只美手从被子里伸出来轻轻推了推正睡得昏天黑地的男人。

    男人毫无感觉,大脑袋埋在柔软枕头里径自沉睡,一只大掌还罩在女孩的胸口丰润处死不放开。

    在基地里操练了近半个月,好不容易把事情交接完毕赶回酒店后已经是大半夜了,再把睡梦中的小萱抓起来折腾了几次,尤拉到现在也才睡了两个小时而已。

    “叔叔起来啦,我们要出发了”,同样没休息好但因为太兴奋所以早早就醒了的小萱开始撒娇了。

    枕头里发出两声含糊呢哝,男人迷迷糊糊的翻了个身,粗壮手臂顺手将在他耳边叽喳吵闹的小妞搂进怀中,然后,继续沉睡。

    小萱嘟起了小嘴,大眼睛眨巴眨巴一会,决定下猛药。

    没办法,再不把叔叔叫起的话就赶不上飞机了,说好的要带她去见初云姐姐,这一天,她都期待好久好久了!

    薄被下,妖娆小身子开始贴着男人强壮的身体慢慢摩挲,柔软小手沿着男人胸口处向下滑动来到块垒分明的腹肌处,纤长手指按按捏捏玩得不亦乐乎。

    睡梦中的男人英俊脸庞微微抽动了一下。

    女孩甜蜜坏笑着,小脸凑近男人结实胸口处,粉红小舌开始细细**起唇下的蜜色肌肤来。

    尤拉呼吸明显急促了起来。

    小舌沿着胸口处一路往下,在结实腹部留下一道诱人水痕,然后来到只着一条子弹内裤的**之地。

    大床上,男人喘息着张开通红双眼,看着被单下正挪向他下腹处的妖娆曲线。

    小妖姬小手轻轻一拉,早已充血膨胀的大家伙就从鼓胀的底裤里弹跳而出,差点打到她靠得太近的小脸。

    她坏心的抓住将被子高高顶起的怪兽,小舌轻轻舔上勃动的顶端

    这个小坏蛋!

    尤拉仰起头长长地吸了一口气。

    太火辣了,一个男人能忍受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还玩不?嗯?”被挑逗得烈火焚身的叔叔很快开始了他的拿手报复。

    “你再玩啊,叔叔真喜欢!”他一面恣意挤捏掌中柔腻浑圆一面惩戒的残酷挺进,然后对滴上他汗珠的小脸展现下流狠笑,“你这小妖精,你害叔叔没办法睡觉,真该打!”

    “叔叔我只是想叫你起床”,逃跑不及的女孩被按在大床上狠狠疼爱着,不一会就被他粗鲁凶悍的动作刺激得急急抽搐,只能发出可怜兮兮地求饶。

    “嗯嗯嗯,叔叔很喜欢你的叫醒方法,所以叔叔正在感谢你”,尤拉大手掐住她的小腰野蛮挺进,享受着自己最喜欢的早点,因太过**,他嘴里不时爆出粗欲不堪的话语,听得他身下的女孩满脸通红,拼命用手指掐捏他的手臂肌肉抗议他的下流。

    尤拉酣然叹息,身下绝色娇娃已完全沦为他的俘虏,柔软身子任他摆弄,神情诱人无助。

    他俯身老练地吮弄起她的唇舌,深知她对此迷恋不已。

    他太喜欢这个自己一手教导出来的小情人了,因为缺乏经验所以百无禁忌,单纯又天真,完全不知道她自己拥有多恐怖的魔力。

    她全身心的信任他,任他带领着享受各种奇幻体验,只要他要的,她就什么都好奇也愿意去配合。这种天真里透出来的淫-荡,比任何性感老练的女人都更具杀伤力,简直要让他疯狂死了。

    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救了,就这么沉沦在被她需要、被她渴望、被她看重的依恋里,满足得难以言喻。尤拉嘴里叹息着,手上却一点也不温柔地揉捏着女孩在他眼底弹跳的两团丰挺,□更加挺进深入她的紧密,俊脸上全是迷醉神情。

    “啊叔”一阵娇啼失控逸出,女孩频频虚喘着,小手都快把被单扯破了。

    “要什么?告诉叔叔”,尤拉的节奏骤然加遽,然后被她的敏感身子刺激得神魂颠倒。

    “要,要叔叔”,小萱喘着气娇声答他。

    她很快得到了她想要的。

    娇小的身子很快被密实搂进男人有力的臂弯中,笼罩进他浓郁的阳刚气息里,他在她之中沉重的冲刺重得令她无法喘息——

    “啊”几乎是同时,被单下紧紧拥抱交缠的两人发出了**蚀骨的迷乱呻-吟,然后一起,进入了狂野天堂。

    ——————————————————————————————————————————

    南非开普敦(capetown)

    “还有多久能到?”

    小萱一边趴在车窗上看着窗外的美丽风景,一边不停的向着尤拉念叨。

    世界最美丽的城市之一。

    这里就是初云姐姐他们所在的地方吗?真是太美了。

    “我们先去酒店,晚一点阿进会亲自来酒店接我们”,尤拉懒懒答她,大手不时在她翘起的小臀上揉捏两下,

    “你别老这样”,小萱娇声警告他。

    “手拿开,不准碰,不然我会生气哦”,穿着小吊带裙的女孩扭头警告总是对她动手动脚的下流叔叔。

    “靠,小萱,你咪咪真的又变大了”,尤拉眯眼,低嗓赞叹手中触感。

    “尤拉叔叔!!”女孩的小脸立刻被他的下流话语激成绯红。

    “你说它是被我揉大的还是因为它还在长?”尤拉舔舔嘴唇,皱起眉深深思考起这个非常严肃的问题来。

    从机场往市中心的大马路上,一台黑色轿车突然呈s形扭了一下,后面跟着的两台车还以为有情况差点紧急戒备起来。

    轿车里,司机从后视镜里瞥了一眼后面,重重咽了一下口水,然后知趣地按下隔层板按钮。

    等车子开到酒店门口时,隔层板才再次被打开。

    高大的黑人服务员拉开车门恭迎贵客,却只见车内大椅上的男人裤子的拉链都还没拉上,胸前的衬衫扣也没扣完,露出一片壮实胸肌,一脸餍足饱满的男性慵懒,神情浪荡下流得诱人。

    等他整理好衣衫长腿一伸跨出车门,服务员才看见,车里还趴着个精致莹透的娇艳女孩。

    不过他也就只能看这么一眼了。

    气质有些邪冶的男人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只把他看得脚底板都在冒凉气,然后男人俯身将衣裙长发都被揉得乱七八糟的小美人从车内抱出,把她的小脸按埋进自己的胸口抱着很快走进酒店,直上卧房小憩去了。

    中午时分,自邻国返回的陆进赶到了酒店,亲自将尤拉和小萱接到了小岛上,而尤拉带来的人则被安排在酒店住下,被老大撇下的男人们没有任何任务,只每人领到了一叠美金,于是这堆刚从军营里出闸的猛男们终于反应过来——

    他们得到了一个可以四处勾搭辣妹的淫-荡假期。

    “太美了太美了!这里就是个人间天堂!”

    小岛上,好奇惊叹着在岛上逛了一个下午的小萱终于没了力气,一边感叹一边腰酸腿软地瘫在了落地大玻前的白色沙发里。

    “来,喝点果汁”,一旁小腹微微有些隆起的初云一边抿嘴笑着,一边将手上的杯子递给她。

    小萱乖乖起身,接过杯子大口大口地将酸甜果汁喝完,然后她舔着嘴唇找佣人又要了一杯。

    喝完果汁后终于缓过气来的小萱很快就黏在初云身边不愿离开了。

    “初云姐姐,我想死你了”不敢碰到姐姐的肚子,她只能轻轻将小脑袋搁在她的腿上,一脸依恋的望着许久未见的初云。

    “我也想你”,初云微笑着伸手轻抚她被海风吹乱的头发。

    “嗯”在初云面前乖得跟只小猫似的小萱好奇不已地盯着她微隆的小腹。

    “姐姐,现在能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吗?”她眨着晶亮大眼,恨不得钻进初云的肚子里去看看里面究竟是个小美女还是个小帅哥。

    “不知道呢,还不到三个月”,初云绝美脸上飞起淡淡红晕,眼眸里水波荡漾,浑身上下都是幸福得不得了的温柔气息。

    “我好想知道小家伙长什么样,”小萱跪坐在沙发上看着初云的肚子,一脸喜之不尽的表情。

    没办法,初云姐姐的两个小家伙都太漂亮太可爱了!

    虽然昊昊还是那么酷,但他那酷酷的表情只会让怪阿姨们更喜欢他,而另外那个小宝贝更是漂亮乖巧得让她见了一眼心就化成了水,不过小家伙下午跟她玩了许久现在都还在睡觉,害她没得玩了。

    “你这么喜欢小孩,以后自己多生几个”,初云笑着打趣她。

    “姐姐”小萱白净小脸立刻红成了番茄。

    初云姐姐又逗她。

    不过,她真的真的好喜欢孩子呢。

    宝宝,可爱的小宝宝

    沙滩上,两个大男人同样懒洋洋的姿势躺在白色睡椅上,眯眼看着一望无垠的广阔天空,嘴里却在聊着生杀话题。

    “阿进,你从哪里挖来的那个教官?”尤拉侧头冲陆进轻笑。

    这两年他被-操练惨了,要不是阿进两个月前派了个人给他,估计他现在还在军营里过着悲惨的训练生活,哪有这个闲情雅致躺在沙滩上吹海风?

    唔,兄弟就是兄弟,以后再也不骂他重色轻友了

    “他以前是陆军特种兵“黑色贝雷帽”的指挥官,在阿富汗托拉博拉山区战役中受过伤,后来退役,我请了他三年,他们的地面实战经验很值得我们学习”。

    陆进双手枕在脑后,懒懒回答尤拉。

    “嗯,怪不得”尤拉点点头,用他夹著烟的手指淡淡搔刮了一下眉边。

    “那你这次的货是从哪儿搞到的?太他妈牛了”,尤拉一边吐着烟圈一边摇头轻叹。

    造价高昂的改进型34加特林机枪,这种由六支九毫米枪管组成枪械,每分钟可射击子弹400---8000发,就连当今武器装备最强大的美军都还没有全面装备这种世界最先进的武器,阿进居然给他送了一批进金三角!

    有了这批家伙,军队的战斗力简直就是如虎添翼,特区的周边势力摸不清他们的实力,更加不敢轻举妄动了。

    “这没什么,我的人帮别人出了几次任务,那人愿意长期给我供货,以后,我手上有什么,你手上就有什么”,陆进瞥了瞥神情兴奋的尤拉,嘴角微翘着淡淡开口。

    虽然他已远离金三角,但不代表他不能继续守护它。

    在那个世界,美好的与邪恶的依然在并行,死亡与新生不断重复,香花与毒草共同生长,冷酷与温馨和谐共存。

    那是他陆进的金三角,他要让那片土地永远这样和平下去。

    “嗯,这个你说了算”,尤拉把手中快烧到底的烟屁股按熄在烟灰盅里,然后懒懒翻身坐起。

    “放心吧,有你跟我在,那边乱不了”,他难得正经地冲陆进点点头。

    “反正你要是不回去,我就每年休几个月假来这边找你”。

    “不过嘛,我现在只想我的妞能给我生一堆的孩子”,尤拉扭动一下粗壮颈子,眼神温柔地望向后面的小别墅。

    “啧啧,尤拉叔叔的战斗力”,一聊到这个,陆进忍不住看着他轻笑起来。

    “尤,我又要当爸爸了,唉,可我什么时候才能当叔叔呢?”他冲尤拉挑挑眉,俊美脸上是一片真诚的遗憾神色。

    “”,尤拉俊脸瞬间变成黑色。

    别墅。

    可以观赏到整片蔚蓝大海的通透餐厅里,几个佣人正进进出出的准备着美味晚餐。

    而下午还喝了一肚子果汁的小萱却在看到餐桌上刚摆上的酒醋小牛肉时,皱起了漂亮的小脸。

    随着淡菜,生蚝,甜虾,干奶酪炸米饭丸子等美味菜点一道一道地送上,小萱的脸色也跟着越来越难看了。

    一旁的初云愕然看着她有些苍白的小脸。

    “怎么了?”她伸手去摸小萱的额头。

    “有,有点想吐,我先出去休息一下”,小萱看着桌上的菜忍不住干呕了一下,赶紧离开全是菜味的餐厅。

    初云急忙跟着她出去。

    “小萱,你,那个多久没来了?”等小萱深深吸了一口窗外的新鲜空气压下那股不适感后,初云轻轻摸着她的头发,眨着大眼低声问她。

    “”小萱抚着胸口皱眉回想了一会,然后愕然抬眼看向初云。

    她漂亮的大眼里,全是不可置信的惊喜。

    初云微微笑着,伸手刮了一下她的俏鼻。

    “你呀”。

    窗外,两个聊完了天的男人晃荡到别墅的一处角落,把借口跟爸爸在一起实际上在秘密地下室玩了一下午“玩具”的昊昊拎了出来,准备回别墅享用美味大餐。

    陆进抱着儿子走在前面,懒懒跟在后面的尤拉地看着亲密无间的父子俩,悻悻不已。

    他不知道,前面已是欢声笑语的别墅里,正有一个他期待已久的大大惊喜等待着他。

    夕阳西下,天边一片火红余晖。

    天堂般的小岛上,明亮、温暖、馨香的阳光气息,经久不散。

    在这里,没有心机,没有巧计也没有尔虞我诈,友情和爱情齐聚一堂。

    当你的人性变得明朗,你的生命亦会变得饱满,梦想,从不欺骗丰富峥嵘的生命。

    在爱情的路上,勇者无惧。

    我们不顾一路的艰辛。

    他牵着我,我随着他。

    再高的山,我和他一起攀登。

    终于,我们穿过一切的黑暗,来到山顶。

    夜空中,我看见有美丽的东西显现在苍穹,

    于是,我们手牵着手,得见满天繁星。

    (番外完)

    ——————————————————————————————————————————

    后记

    农历新年,沈兰在新年的前一天赶回了沈家大宅。

    “大嫂,你看这个”,客厅里,她将手中的信封递给了瘦削的沈母。

    “什么东西?”,依旧衣着得体但明显憔悴许多的沈母慢慢接过她手上的东西,神情黯然,似乎新年的气氛也不能让她多高兴几分。

    “你打开看看就知道了”,沈兰微笑着看她,眼角泛起水光。

    沈母看了看她,淡淡一笑,随手抽出信封里的东西。

    东西并不特别。

    只是一张平安卡和一张照片。

    但沈母的手却立刻颤抖了起来,她倏地伸手捂住自己的嘴,瞪眼看向沈兰。

    “我在希腊旅游,看见那个人很像初云,但是我跑过去时被人拦住了,那个男人远远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我就找不到人了,我以为我看错了”沈兰一边哽咽说着一边用纸巾擦拭眼角。

    “第二天,我酒店的账单全部被人付清,那人在前台留了这个给我”。

    沈兰轻轻握起沈母的手,含泪看她,

    “大嫂,初云还在,她还在”,不但还在,她还过得很好,那个人,对她一定很好,所以照片里的初云才会有那么幸福的表情。

    沈母看着手上的照片,捂着嘴拼命点头。

    大颗大颗的眼泪滴上她手中的照片,她慌忙用手擦去。

    照片上,绝美女子抱着一个小婴儿坐在沙发上笑意盈盈,在她身边,还有两个漂亮无比的小男孩一坐一趴,小一点的那个看上去乖巧可爱,大一点的那个神情略显不耐,似乎不太习惯照相。

    “初云”沈母又是哭又是笑,拿着照片和平安卡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看不够。

    一旁,沈兰不停的给她递上纸巾,微笑低声劝慰着许久许久没有这么情绪化了的大嫂。

    这个新年,似乎一下子就变得喜庆了起来

    ——————————————————————————————————————————

    西部某山区

    这里是大山里最好的一所学校,也是方圆百里唯一的一所学校。

    两年前修建起来的这所希望小学,如今已经成为这片大山里无数人的希望之地。

    因为在这里,他们原本无力送进学校的孩子不但可以免除所有的学费,还能定期跟学校领取文具书籍,甚至只要孩子们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比如说打扫教室操场,他们就能在学校吃到免费的午餐。

    这一切,都让淳朴无比的山里人感恩不已。

    于是,新年来临,他们便用自己的方式向他们最尊重的人表达感激。

    学校后面一处宽敞的农家小院里,高高的围墙挡不住漫天飘落的雪花,也挡不住大山里一拨又一波赶来送礼的人。

    戴着眼镜,头发花白儒雅老者看着院子里一堆一堆的番薯土豆鸡蛋,还有角落里十几只咕咕叫着的肥大鸡鸭,一脸的无奈。

    不等他考虑,门外又传来了拍门声

    厨房里,头发花白的老太太围着花围裙手脚麻利的在案板上揉着面团,灶上的大铁锅已经烧上热水,饭桌上还摆着满满一盆饺子馅。

    桌边,五六个穿着新衣的孩子神情激动地看着奶奶的麻利动作,摩拳擦掌地等着帮忙包饺子过新年。

    “奶奶!奶奶!”屋外,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拿着一个信封跑了进来。

    “哎!奶奶在这呢”,老太太头也不抬,揪着面团开始擀饺子皮,桌子前的孩子们立刻你争我抢的开始帮忙起来。

    “您的信,爷爷在忙着说话,让我给您拿进来”,模样俊俏的小女孩眨着眼朝奶奶挥了挥手上的信封。

    “一定又是孩子们给我写的信,你帮奶奶念念”,老太太笑眯眯地抬头看着小女孩。

    “哎!”,小姑娘很快打开信封,取出里面的东西。

    “只是个小男孩的照片呢,还有一张纸”,她惊讶的翻来翻去,没见有信。

    桌边的老太太怔了一下。

    “给奶奶看看”,她放下擀面杖,声音有一丝颤抖。

    照片上,漂亮小男孩眼神清澈,在他身后,是一望无际的大海。

    “昊昊”老太太呆住了。

    只一秒,她的眼泪就流了出来。

    屋里的孩子们吓得哇哇直叫,有帮奶奶找毛巾的,有跑出去找爷爷救命的,顿时厨房乱成一团。

    “没事,没事,奶奶是高兴,是高兴!”被叫回来的老者接过小女孩手中的照片,还有那张写着一串数字的支票,伸手取下自己的眼镜擦拭了一下眼角,然后将满脸泪水的老伴揽住,轻轻拍抚老太太瘦削的肩。

    回过神的小女孩见爷爷奶奶抱在一起看着照片上的小男孩一会哭又一会笑,便悄悄的将屋子里的孩子们都带了出去。

    等爷爷奶奶高兴完了再包饺子吧,他们可以先帮忙把外面的东西收拾一下。

    反正,他们几个没家的孤儿能遇到爷爷奶奶已经是很幸福的事了,饺子嘛,啥时候吃都一样。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全部完结了,后面没有了,真的没有了。

    最近会从头修一遍文,然后考虑开定制。

    新文要年后才开,我现在还在考虑男主的各种设定,所以没那么快哦。

    这个文写到现在,让我收获了许多的朋友,感谢的话就不说了,只想说,我爱你们,也希望你们爱我,我会好好努力,希望下一个文还能再见到你们。

章节目录

插翅难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阿陶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陶陶并收藏插翅难飞最新章节sitemap1 “www.idzs.cc”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yunyu51.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567txt.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jupindai.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m.567txt.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