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天氏百度云资源共享https://www.jupindai.com/f6728/4f0f59296c0f767e5ea64e918d446e9051714eab/1634096487.html

    吃过早饭之后,芦雅和伊凉没有去后山上课,女老师自己一个人去给孩子们上课了。看到竹楼里面只剩了两个女孩,我才悄悄回到了屋内。我告诉两个女孩,别人问起我的话,就说我是中午时分才从县城赶回来的。

    整个上午,我们把要带的东西装进箱子和包裹。当然,我们虽然准备离开,但临走时也不会把竹楼内的东西大动。现场搞得动作过大的话,容易引起别人怀疑。

    快到后山学校放学的时候,我让伊凉找来了老村长,并也把后山的女老师也叫了过来。我告诉老村长,芦雅可能患了阑尾炎或者肺结核,需要去县城医院做手术。万一检查后需要做大手术,我们就得去昆明的省级医院治疗。所以,我离开的这些日子里,竹楼这栋房产和山村分给我的土地,暂时就交由女老师全权代为照管。

    而且,我当着老村长的面,写了一份照管房屋的协议,由老村长做见证人,并在协议上按了手印。协议的其中一条:“在标的物的物权所以有人归来之前,一切物权有照管人享有。”

    老村长觉得,我这是在澳洲做生意时养成的“小心眼”,这种口头协议就可以约束了的芝麻绿豆的事儿,用法律合约来搞一搞,很有脱裤子放屁的蠢笨劲儿。但我给了他一定的见证人劳务费,他也就笑眯眯地发挥出配合的作用。

    送走了老村长,我单独把女教师叫进我的屋子里,然后掏出了五万元现金,对她说:“你是个好姑娘,有一个颗让人愿意亲近的心。居住的环境里能有你这样的人,带给我们很多开心和快乐。即便如此,也不能白麻烦你帮我照看竹楼和土地,这笔照管费用你收好。”

    这位山村女教师惊呆了,她望着厚厚的一摞鲜红的人民币,居然向后退了几步,连忙摆手说:“不,不不。这怎么可以,你带着小妹去看病,花销肯定会很大。我帮你照管竹楼和竹林,也不过举手之劳,你你,你……”女老师紧张地说不出话。

    我轻轻笑了笑,说:“芦雅的病情我心里清楚,万一她在世间停留的时间不多了,我可能会多陪陪她,带她去一些她一直期望的地方转转。这些钱你收下。”

    女孩还想拒绝,我却打断了她,继续说:“我知道,你在山上教孩子们读书,收取的学费,也不过只够你每日的食物花销和换季时添几件衣服。我之所以会给你这些钱,也是希望你坚持住一种东西。”

    说到这里,女人泛红的脸颊开始微微下垂。村长的大儿媳妇,从小和女教师一起长大,后来女教师考到市里去念大学,她则嫁给了村长的大儿子。可是现在,村长的大儿媳妇,经常抱着一只灰毛的西施宠物狗跑上山来溜达。当然,那本是一只纯白色毛的宠物。

    女老师的彝族名字叫阿都里娜,她之所以搬到山上教书,也是为了避开村民们那种鲁钝的世俗眼光。村长的大儿媳妇,经常会抱着小狗过来,每次孩子们一下课,就会大群地围过去。

    我也见过几次,这个小媳妇的衣着,多是丈夫在县城买回来的新近款式,穿在身上,有着一种县城式的洋气。孩子们围拢她时,她都会半愠色半得意地说:“瞧你们那脏兮兮的小手,别往我的小格格身上摸,只准看。”小格格是宠物狗的昵称。

    接下来,这位村长家的大儿媳妇,就会掏出两根火腿肠,一根抓在手里,另一根嚼了之后吐在手心里喂狗。火腿肠的气味儿,诱惑着这群干巴巴的孩子们的小眼珠,刺激得他们不断舔舐嘴唇,吞咽唾沫。

    一旦这个时候,村长家的大儿媳妇就会撇着眼睛叫女老师的小名。“小阿都,我这只狗啊,是他爹在城里买来送给我的生日礼物。这小东西娇贵着呢,一天的伙食费都七八块钱。”阿都里娜每每面对这般,脸上就努力压抑着尴尬。

    这位村长家的儿媳,或许曾经也羡慕过自己的朋友能考上大学,进城去接受国家呼吁的素质提高。但周围的现实却垂青了她的人生抉择,所以她是来宣言的,金钱已经让她战胜了一个人因没有知识素养的自卑,她要让阿都里娜自卑。因为,无知总是可以引导着一部分人“快乐”。

    我看在眼里,阿都里娜有时真的像暴风中的一颗小树苗,有些经受不住快要折断的不安。我喜欢阿都里娜教授的这群脏兮兮的小孩子,因为这些小家伙长大之后,很可能就是抱着步枪,隐藏在大山里守卫疆土的战士,捍卫我父亲曾捍卫过的一切。当他们收到家书的时候,希望他们不会再看到进城去了的哥哥弟弟只有劳动权,而没有受偿权;不会看到姐姐妹妹只有被选择的权利,而没有夹紧双腿的权利。这是真的,遭受歧视,比忍受清贫更逼迫人。

    我拉过阿都里娜的手,把厚厚的人民币放在她热乎乎的手心里,面无表情地说:“有了这些钱,你的胃就会一直蠕动,你的自信和自尊就可以挺直了腰板。但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把这个牌子插在你的教室门口,算是我能留给这群孩子们的一点心意。”

    阿都里娜听完我的话,眼泪滚落下脸颊,她抽泣着,拉开了包在牌子上的布条。上面写到:“不要让孩子们从小就看到当狗比做人更容易混上肉吃!”

    “这……,村长他家……”阿都里娜有些惊愕。

    我说:“这就是你的学生们和你的学校的座右铭,我的提笔。我给你钱,也是为了给你勇气。老村长要是看到牌子,你就说是我插的,我不回来之前,不许拔掉这个牌子。你放心吧,老村长不敢为难你。他很了解我。”

    阿都里娜装好了钱,抱着包裹起来的牌子回家了。我也告诉了她,不许把这笔钱交给父母,自己存到银行里去,而且用自己的户名。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破禁果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净无痕直播说了叶伏天身世

凡人修仙灵根品阶

凡人修仙传视频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起点sodu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