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神域各处的气流都隐约变得混乱了许多,过于突然,更过于可怕的消息之下,各界人人自危。众上位星界都是瑟瑟发抖,中、下位更是不必说。

    南溟灭界,曾经最高贵的南溟玄者成为了东躲西藏的亡命之犬,三王界全部屈膝,而东神域那些反抗者的后果犹在眼前……这般情境之下,南域众界皆是噤若寒蝉。

    各处都有或热血冲顶,或极仇魔族,或悍不畏死的玄者在试图组织联合,准备抵抗魔人的大举侵袭,但少有人敢应,连几个像样的水花都没能溅起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南神域的气流愈加混乱。

    三王界对南溟玄者的追杀绝非只是一个单纯的宣告,而是以很快的速度,惊人的力度付诸着行动,那些普通玄者毕生都难见一次的王界强者大量涌出,对南溟玄者展开最凶残的追查追杀,血染南域八方。

    其中,以十方沧澜界最为凶狠,手段也逐渐残暴。庇护者死,同行者死,隐而不报者死,有疑点者死……无数没有南溟血脉的南溟玄者被错杀,被无辜牵连之人更是不计其数。

    与此同时,云澈所吩咐的“造势”,也已在南神域全面铺开。

    “云澈当年为救世之神子,若无云澈,神界早已沦为被魔神肆虐的地狱!结果却在救世之后,被一众界王神帝马上翻脸加害,这些可都是已经公诸于世的事实,那些投影里把所有真相都展现的清清楚楚,三岁小儿都分得清是非对错!”

    “什么云澈天生为魔!天生为魔会被邪神的传承选中?天生为魔各界神帝那么多年都察觉不出来?天生为魔会为了拯救世人第一个站到魔帝面前?根本就是被那些界王神帝逼的!换做你,受到这么惨绝人寰的背叛与迫害,为了掩饰真相把他所有的家人,甚至出身星球都给灭了,你会不会恨极入魔!?”

    “那些界王、神帝跪在劫天魔帝前瑟瑟发抖的样子,和他们之后忘恩负义的嘴脸真是让人作呕,什么界王,什么神帝,我呸!”

    “魔族虽然残忍可怕,但云澈……唉,那么大的血海深仇,岂能不报,不报的话还是男人,还是人吗!却苦了那么多的无辜之人啊。”

    “这一切灾厄的罪魁祸首是云澈吗?不会到现在还有人这么认为吧?不会吧不会吧?”

    “南溟神界尊为南神域第一王界,耀世的光环之下,却潜藏着无尽的罪恶……无数的罪证都已被十方沧澜界从南溟废墟下的秘地中扒出,那些罪恶简直骇人听闻、天地不容、罄竹难书,简直比魔族所为还要可怕千百倍!”

    “没想到……没想到啊!一直仰望的南溟神界居然肮脏到这种程度,简直触目惊心,这半生的信仰简直就是个天大的笑话……太可恨,太悲哀了。”

    “南溟的丑恶公诸于世,我甚至想为魔族高颂一句:灭的好!”

    “呜呜……呜呜呜呜……我的妻女便是被南溟所劫,还灭我半门……今日终于老天开眼……呜呜呜……”

    “据说这次南溟灭界,沧澜、轩辕、紫微三界帮的是魔族一方!所以南溟才会在短短一日之内直接毁了。”

    “沧澜、轩辕、紫微未做挣扎便与魔族为伍,并非惧怕,他们这些年一直被南溟所压,崩塌南溟亦是他们所愿。帮助魔族,是为了报答当年救世之恩,偿还当年被逼无奈的加害,同时还能保南神域无数生灵不受恶战的波及。”

    “沧澜界传出消息,他们忽然陨落的两海皇竟是被龙神界所暗杀,现场所遗的龙息,是谁都不可能伪造的龙神气息!这也是沧澜愿意倒向魔族的重要原因。”

    “魔族真的有那么可怕吗?为什么三王界都甘愿协助魔族?”

    …………

    …………

    各种消息、各种传闻、各种说辞、各种猜测……在南神域呈瘟疫式传播,又很轻易的蔓延到南神域之外。

    上一个传闻南域玄者尚未完全思考与消化,下一个消息便接踵而至,让他们甚至都来不及细细的思索。

    他们的念想和认知,也在这种轰炸之下,悄无声息的发生着变化。

    诸多传闻,有的是世所皆知的事实,比如那向诸世展示真相的宙天投影,这些都会被反复的加重,放大。有一些则似真似假,甚至还有一些稍稍一想便会觉得无比扯淡。

    但,这些根本并不需要让他们相信。

    因为只需要给予这些“正道”之人,足以安抚、说服自己所谓信念、尊严和正道之心的一个理由,便足够了。

    渐渐的,南溟神界掩藏的罪恶被一片片扒出,一步步夸张放大,变得不屠不足以平民愤,不灭不足慰天道。

    云澈“复仇”、“受害者”、“救世”、“诸世亏欠”的形象被一次次加重再加重,无声息的压过着他引领魔族在神界造下的灾厄与炼狱。

    而沧澜、轩辕、紫微三界,从被万灵所嘲,一点点的开始转向成“醒悟者”、“为南域苍生着想”的形象。

    在未陷其中的外者看来,这样的认知变化简直匪夷所思,滑稽至极,却在南神域真实的发生着。

    而这种变化的后果,便是无声无息的瓦解着南神域本就畏畏缩缩的反抗之心。

    南神域,十方沧澜界。

    十方沧澜界的神遗继承者被称作海神,是释放的力量亦是深蓝色,但玄力属性却并非为水,而是一种特殊的“沧澜神力”,释放之时如沧澜翻腾,万里激荡,尽覆天地与八方,故此得名。

    此刻的十方沧澜界,迎来了最特殊……直白而言,最耻辱的一日。

    核心的沧澜神域结界收起,主门大开,一众海神亲身立于两侧,随着苍释天的动作拜倒在地,迎接向前方那个全身煞气缠绕,缓缓踏来的身影。

    半数的海神,还有后方的沧澜神卫都默默咬紧牙关,全身轻微颤抖。

    身为沧澜的基石,他们却在自己的神域,跪地迎接着以往视若异端,又正在祸乱南神域的魔族。

    这是多么大的耻辱!多么大的笑话。

    但偏偏,这种耻辱丝毫没有出现在他们沧澜之帝的脸上,他为了迎接云澈,亲自监督筹备了这场声势浩大的恭迎仪式,在云澈到来之时,更是当先单膝触地跪迎,脸上呈现着看不出任何虚假的激动。

    “十方沧澜界界王苍释天,恭迎魔主大驾。恭请魔主将无上的黑暗魔光,遍洒这片沧澜之域。”

    苍释天帝音浩荡,字字惊天。不但毫无屈辱不甘,仿佛还唯恐着自己的声音不能传至这片神域的每一个角落。

    头颅抬起,他看着云澈走近的身影,眸中仿佛有疯狂的火焰在燃烧。

    这是一场豪赌,北域与西域,他赌北域;云澈与龙皇,他赌云澈!

    胜算?他无法清楚料定,因为谁都不可能真正知晓北域和西域的极限实力。

    但毫无疑问,选择云澈。输,他有更好的退路,胜……那简直疯狂的让人灵魂发抖。

    这般豪赌,自然要倾尽所有的筹码。

    至少,在北域面对西域未露出明显劣势之前,他将是南域三王界之中,最忠诚的一个!

    脚下是苍蓝色的神玉,空气的拂动如实质的水流。这是云澈第一次踏入十方沧澜界,但早已没有了第一次进入王界时的紧张激动。

    幽邃的黑光在他瞳中凝聚,苍释天表现出的热切让他选择了此处,但他相信,自己不会停留太久。

    沧澜臣服,轩辕破胆,紫微受制,再加上造势崩心,南神域这边应该不会再妨碍到自己,如此,便可心无旁骛的对付那个最大的敌人——

    西神域!

    破灭龙神界所引领的西神域,他便可真正问鼎这片浩大的天地,到时,神界之中,再无什么可对他造成实质威胁。南神域、东神域、西神域……所有星界,所有生灵的命运,都在他覆手之间。

    接下来,便是北域力量的迅速迁移和整合,他确信池妩仸那边,一定会给他一个最让他满意的结果。

    十方沧澜界这边,终于亲身面对携暗而至,染黑神界苍穹的魔主与麾下魔族。他们内心的挣扎翻腾并未能持续多久,便被一股沉重到不可抗拒的阴寒所吞噬。

    三阎祖、阎帝、两梵祖、魔化的彩脂……不需要刻意释放任何的气息,便足以让众海神都如临魔渊,让他们在越来越深的恐惧中亲身感受踏灭南溟的力量。

    不甘、不满、躁动……全部像是被无数的魔神死死扼住,再不敢表现出一丝一毫。

    在气氛诡异,人人噤若寒蝉的“恭迎”之下,云澈直入沧澜神域,在苍释天殷切的引领之下,踏入王殿之中,入座以往独属释天神帝的尊位之上。

    “魔主大人,南溟余孽的追杀已在进行中,严令之下,南域无人敢庇护;轩辕和紫微的内乱也未有预想般那么严重,南溟神界的资源最多再有七日便可全部搜整,南神域的风声,也吹得相当顺利……”

    立于云澈座下,苍释天一一汇报着,那恭敬的姿态,细致谨慎的讲述,让人实难相信他是一个从未居人之下的神帝。

    这个在世人眼中极其散漫和不循常理,甚至有些疯癫的神帝,执行力和效率却是高的可怕。

    云澈正身端坐,安静的听着。身边只有千叶影儿和彩脂,同样安静无声。

章节目录

逆天邪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火星引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星引力并收藏逆天邪神最新章节sitemap1 “www.idzs.cc”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yunyu51.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567txt.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www.jupindai.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m.567txt.com”的百度权重查询结果 - 站长工具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